前言

“我们一步步走下去,踏踏实实的去走,永不抗拒生命给我们的重负,才是一个勇者。”这是三毛在《亲爱的三毛》中写的一句话。这句话让我受益终生。

我曾去过云南的大理。看那苍山和洱海。那在洱海中倒映着的苍山,更显得青翠欲滴。我曾去河南南阳去看了与世盛名的独山玉,那斑斓的色彩让我久久不能忘怀。我也曾到过杭州,去西子湖畔看那古朴幽静的西泠印社,那幽幽书墨香,让我无限沉沦。可我却从未看到过那般能让我觉得苍茫壮阔的景象,不同于

星空的璀璨浩瀚,不同于大海的广阔深蓝,既不同于河流湖泊的阵阵涟漪。

于是,我来到了宁夏,去看那浩浩无边的腾格里沙漠。

我有记得小学时所学的那首王维的《使至塞上》。王维在这首诗中写到: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我从来没有觉得这是一种多么伟大,多么了不起的景色。今天我感受到了它的美,那种苍茫壮阔的美。



站在王维观景台上,虽然并不是太阳西斜的时候,但看着在日光下熠熠生辉的大漠,我的心中生出了一种以荒凉为基础的苍茫。看着眼前的这般景色,我不禁去想在千年前王维所在的唐朝,他在想些什么?看着这里当时的景物,写下了那首流传千年,脍炙人口的诗篇。

随后我去拉沙漠扶梯,以前我一直以为那100多米的沙漠扶梯需要自己一步一步攀登才能到顶,但如今看来是我想多了,随着电梯的缓缓上升,视野不断的开阔眼前的景物不断的增多,我不禁赞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奇形怪状的沙丘,形态蜿蜒的沙漠湿地……一切的一切都让我瞠目结舌。

“黄河远上白云间,一片孤城万仞山。羌笛何须怨杨柳,春风不度玉门关。”这是诗人王之涣笔下的边塞。没错,这就是从小到大我心目中的黄河。走在沙坡头景区中的3d玻璃桥上,看着脚下奔腾的黄河水,我不禁在想,华夏民族不愧是长江黄河的儿女,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的我们骨子里一流,躺着如同黄河长江这般壮阔的情怀。

随着太阳渐渐西斜,我迈着有些疲惫的步伐回到住处,忽而瞥见酒店墙上所贴的沙坡头盛典的海报,便立刻被其吸引。《沙坡头盛典》舞台剧所使用的是斥巨资建造的国内最大的整体升降舞台,这一舞台的运用可以快速切换场景,制造出高低起伏、层次错落的舞台画面,改变观演视角,轻松实现场面转换、上下移动演员和观众,增强观众体验度,让观众身浸其中,体验惊险、刺激、震撼、唯美的独特感受。我只是简单的脑补了一下,便深陷其中:宏伟繁华的桂王城,在黄昏之时,华灯初上。温柔并且英俊的桂王子牵着美丽温婉的长河公主站在城楼上看夕阳西斜。而在桂王城外,狂风卷起阵阵沙浪,遮天蔽日地向桂王城袭来,沉重的鼓点响起,一阵一阵,震慑灵魂……而后长河公主为了抵抗沙王子大军的进攻而失去了永生的机会,在这一刻仿佛时间也变得悲伤了起来,那是一种冲击心灵的悲伤,如夹杂着暴雨雨水的黄河浪涛,寒冷,汹涌,让人避无可避……

我的疲惫被这则消息所带来的激动一扫而光,想着那桂王子与长河公主的那段旷世之恋能够真实的展现于眼前,我不禁激动不已。舞台剧中的桂王子和长河公主会像传说中的那般完美吗?在这台舞台剧中,桂王子和长河公主是否顺利的打败了沙王子,然后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呢?《沙坡头盛典》我期待着!